罗海鸥:不能忘却的大学及其精神
——在2015级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
来源:校办   作者/罗海鸥     发布时间:2015-10-03 21:9
【字号: 】【纠错

不能忘却的大学及其精神

——在2015级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

罗海鸥

2015年9月14日

       亲爱的新同学:

  早上好!首先,让我代表学校,对你们考入岭南师范学院学习深造,表示热烈的祝贺和真诚的欢迎!我今天的讲话,也可以说是你们大学的第一课。9月3日,我国举行了盛大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纪念活动。历史是现实的根源。对历史的回顾与反思,是我们进步的阶梯。看到这一盛大场面,我想起了伟大的抗日战争。那时的侵华日军,是日本明治维新以来最强盛、野心最大,也是最为张狂的一代军人。其在中国战场上担任指挥的冈村宁次、板垣征四郎、梅津美治郎等,都是参加过"日俄战争"从而奠定曰本强国地位的高级将领,且正当盛年,处于成熟乃至巅峰状态。相比之下,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在年资和国际战争经验上都明显不足。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毛泽东及他的战友们毫不畏惧,团结带领全国人民,以前所未有的青春姿态,投入艰苦卓绝的抗日战场,创造了历史,洗刷了国耻,铸造了敢于面对、敢于战斗、敢于胜利的伟大的抗战精神,从而使中华民族精神走出低谷,获得了还原与提升。以抗日战争为精彩序幕,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与21个国家的军队较量过,未尝败局,成为一个"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伟大军队。

  作为一名大学教育工作者,我也想起了抗战时期的大学特别是西南联大。我也在思考:70年前,在国家民族最困难的战争年代,我们的大学是怎么办的?当时的大学生活是怎样过的?今天,我想跟大家一起来回顾那段不能忘却的岁月,走进西南联大的历史,从中寻找我囯大学的精神传统和崇高境界。

       在抗战时期,由北大、清华、南开组成的西南联大,在昆明八年的艰苦岁月里,其办学条件极为简陋。校舍只是茅草房、铁皮屋,下雨只能停课赏雨。因校舍紧缺,联大的院系大都分散到不同地方。学校经常遭受日军的轰炸。学生经常借用茶馆读书研讨,西南联大因此被称为"茶馆大学"。即使在如此简陋、如此不安全的环境下,西南联大仍培养了2000多名毕业生,其成才率至今还鲜有大学企及。它培养了90多名院士、6位国家领导人,其中包括改变了中国人搞科研不如国外人的自卑心态的首获诺贝尔奖的杨振宁、李政道,也包括在中国原子弹成功发射时按下按钮的邓稼先、朱光亚等6名“两弹一星”元勋。西南联大的师生到昆明后,确确实实给地方带来一股新风尚,给前方将士以精神慰藉和文化道义支持。其毕业生不管在什么岗位上、做什么工作,都以其出色的表现和成就而成为一个品牌、一种象征,让人真切感受到了中国大学的水准和底气,真是让人肃然起敬。西南联大,因此而被誉为是世界高等教育史上的一个奇迹,一个难以超越的神话。

  由此,我想起英国诗人约翰·梅斯菲尔德说过的一句话,"世间很少有事物能比大学更美。当防线崩瘫,价值崩溃,水坝倒塌,洪水为害,前途变得灰暗,古迹沦为泥淖时,只要有大学屹立在那里,它就屹立闪光;只要它存在,人那颗被引导去从事美满探索的自由心灵仍会给人类带来智慧。"如果说,抗日战争的胜利,不仅是军事上和政治上的胜利,而且是精神上和文化上的胜利的话;那么,西南联大的伟大,则首先体现在其精神的伟大。它向世人证明了习近平总书记去年五月在北京大学讲话中引用的梅贻琦的大学理念:"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这其实是中国大学的伟大传统。董仲舒早在二千多年就说过,"太学者,贤士之所关也,教化之本原也"。西南联大将中国大学精神发展到巅峰状态。它的成功实践表明:大学之大,不在于大楼之大,而在于大师之大,更在于精神境界之大。大学是立在精神上的志业。我认为,西南联大的精神,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爱国精神。也就是千百年来形成的对自己国家的真挚感情。当时南开大学因其爱国抗日的行为,校园被日军轰炸。校长张伯苓说过一句震撼华夏天地的话:"物质的南开被炸倒了,但精神的南开永远炸不倒。"整个抗战期间,"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的浓郁气氛弥漫在校园,成为联大师生的生活准则。前方将士浴血奋战,激发师生的超常能力,他们自觉把课堂当成战场,誓要与日本的东京大学、京都大学相较劲,誓要培养出超越其的一流大学生。正是西南联大培养的学生,后来成为日本侵略者的天敌。总之,西南联大的使命与延安抗大的使命一致,都是与整个国家的抗日战争同艰辛、共命运、心相连。

  第二,守常图新精神。冯友兰先生在西南联大纪念碑文中有一段专述,讲得精彩独到,"我国家以世界之古国,居东亚之天府,本应绍汉唐之遗烈,作并世之先进。将来建国完成,必于世界历史,居独特之地位。盖并世列强,虽新而不古;希腊、罗马,有古而不新。惟我国家,亘古亘今,亦新亦旧,斯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者也。旷代之伟业,八年之抗战已开其规模,立其基础。今日之胜利,于我国家有旋乾转坤之功,而联合大学之使命,与抗战相始终"。他认为这是西南联大最值得纪念者。冯先生在《论大学教育》里还说,大学是一个教育机关,一个研究机关。作为教育机关,它要传授人类创造的已有知识,是“既往”的范畴;作为研究机关,它要创造新知,是“开来”的范畴。所以,大学的使命应是继往开来。我的理解,继往开来,与守常图新是一致的。全世界,只有中国几千年文明绵延不断。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文明成就。其根本原因,与我国守常图新的精神传统不无关系。守常图新也是西南联大的精神。联大期间,既有大学联合后统一办学的"新",又有三校原各自独立工作的"常";既有长期以来"教化之本原",把兴学育人作首要任务的"常",又有根据形势和校情变化而变化的各种各样"新"。冯友兰先生晚年曾用两句话概括他一生的大学生涯:“阐旧邦以辅新命,极高明而道中庸”。可以说,这就是他一生的使命和写照。

  第三,合作精神。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文人相轻的毛病。但在颠沛流离、风雨飘摇的特殊岁月,联大人始终保持着一种合作无间的精神。冯友兰先生回忆道:当时的不少教授特别是名教授都住在一栋楼房里,生活吃紧,教学任务重,但大家都有一股干劲,相互关照,互相鼓励。冯先生本人是文学院院长,要上很多课。即便如此,他一生最重要的著作如⦅贞元六书⦆都是在那时完成的。像大家非常熟悉的闻一多先生,被戏称为“何妨一下楼先生”,指的是他做学问“目不窥园,足不下楼,兀兀穷年,沥尽心血”,整天在楼上研究学问,经常不从楼上下来。还有,华罗庚先生,他家的房子被炸倒,就住在闻一多先生家里,只用一张旧布将两家隔开生活。即便如此,华先生还是写出了数学名著《堆垒素数论》。

  第四,刚毅坚卓精神。这是西南联大的校训。“刚”就是坚强,要有一股劲,刚能立事;“毅”就是果断坚毅,志决之后不可动摇;“坚”就是坚定,穷且益坚,不坠靑云之志;“卓”就是超越寻常,高瞻远瞩,卓然而立。这种精神是中华民族"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和清华"自强不息"等精神在联大的传承与光大。汪曾祺后来说:"联大师生破衣烂衫,却每人孜孜不倦地做学问,真是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种精神,人天可感。"冯友兰先生则回忆道:当时,在西南联大给学生上课时,有意将课堂移到弹坑,因为在弹坑上课最能激发学生的刚毅坚卓的精神和爱国情怀。可以说,有这种精神武装的内心强大的人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成就不了的事业。

  第五,心志专一精神。上至校领导,下至师生,都体现着这种心志专一精神。有人在赞赏梅贻琦的文章中说,这个“专”有三个层次,一是指心无旁骛,绝不是今天搞教育,明天搞政治,后天搞实业;二是指专干一项事业,忠于职守。绝不是今天做甲校校长,明天做乙校校长,后天做丙校校长;三是指心志专一,绝不是整天忙着应酬交际,干着校长望着部长。做到第一层次的人不多,做到第二层次的人极少,做到第三层次就绝无仅有了。梅贻琦校长就属于第三层次的人,他把一生都贡献给了清华大学的事业。联大教师则继承了"教化为本原"的大学传统,把严谨治学、教书育人作为天职。杨振宁回忆他在西南联大读书时,以及接受记者采访时讲到,那时老师教学态度特别好,工作非常认真负责,他们的教学水平并不比他后来到美国读博士的大学教学水平差。他一生的学问基础几乎都是那时打下的。

       当时的联大学生是如何学习生活的?同学们可以去看看历史文献纪录片《西南联大启示录》。它拍得真实感人,很励志,充满正能量;釆访了很多联大人,其历史资料很珍贵。当年西南联大宿舍,几十个学生住在非常简易的茅草房子里。当时地方政府财政困难,就号召全体昆明人以各种方式支持西南联大办学。那时候昆明开办了很多茶馆,学生只要买一杯茶,就可以在那里从早到晚借着油灯读书。于是,茶馆变成了大学的延伸,变成了课堂的扩展。那时食物奇缺,学生吃饭自己带饭盆,“饭”盛到盆里后要用勺子拨一拨,把石头和米分开才能吃。杨掁宁回忆,为了吃饱肚子,许多同学在盛饭时都不愿把第一碗饭盛得太满,以便用最快的速度把它吃完,然后把第二碗饭盛得满一点。李政道毎天都是穿着亲戚送的一套旧军服,根本没有衣服可对换。因通货膨胀,连主持校政的梅贻琦的夫人也去做"定胜糕"卖,补贴家用。大家可以想象,那时的生活艰苦到了什么程度。但物质的贫乏、生活的艰难,并没有阻碍联大的教学工作和师生的进取向上。他们的精神却特别高昂向上。正是精神富有和内心强大,西南联大师生克服了物质的贫乏和条件的局限,将中国的大学精神和育人水平发挥到极致,成就中国大学的神话,创造了世界高等教育史上的奇迹。

       下面,我特别想跟同学们说说邓稼先的感人故事。他和杨振宁都是从小在清华园里生活,长大的,父亲都是清华的教授。两人一起在西南联大上学,后到美国留学,都拿到了物理学博士学位,邓稼先选择回国,杨振宁则留在美国。邓稼先回来后隐姓埋名,和很多中国年轻科学家一起为了国家安全研制导弹。由于他从事的研究属于国防机密,所以,当时他连自己去哪里、去干什么,都不能够告诉家人,包括自己的妻子。杨振宁后来在美国看到中国核专家的名单里面有自己的这位老同学。他向周恩来总理提出请求要见他,后来安排他们在北京见面,邓稼先家的房子不仅小,而且简陋。为了会见几十年不见的来自美国的老同学,他和夫人专门去王府井买了一套沙发、茶几和床单。见面后杨振宁问他,中国的“两弹一星”建设有没有外国的专家指导和参与?由于那时有政治纪律要求,不能告诉杨振宁。后来请示了领导,说可以告知。他就写了一封信转给已离京的杨振宁,告诉他是靠我们中国人自己独立自主制造出来的。杨振宁在上海下榻的宾馆看到这封信后,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跑到卫生间,老泪纵横,为自己的祖国,为自己有这样的同学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特别让人敬佩和动容的是,当年原子弹实验失败,为了分析失败原因,邓稼先冒着被辐射的生命危险,独自到现场寻找炸碎的残片;他也因此染上不治之症而英年早逝。这就是让世界著名科学家杨振宁泪流满脸的邓稼先!这就是伟大的中国知识分子!正是邓稼先他们,让我感受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真实感和永恆意义。以邓稼先为代表的"两弹一星"元勋和其战友们,他们一生的使命就是为了民族的站立和祖国的富强,他们不惜用自己的鲜血去止住民族的流血,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国家的安全和人民的安宁。在他们看来,哪怕自己倒下了,但能换来民族的挺拨,一切牺牲就都值得了。他们的一生,可浓缩为四个大字,这就是民族英雄岳飞所言的“精忠报国”。正是抗日战争及其将士和邓稼先等中国优秀知识分子,让伟大的民族精神获得重生,使这个古老的中华民族灵魂挺立,并开始了新的生命征程!

       综上可见,只有内心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真正担当大任。这就是70年前的那一代中国大学生的真实写照,他们是继"五四"运动之后,活得最有朝气、最为自在、最有品相的一代。我看过西南联大的旧址,现在昆明的云南师范大学校园里。当年的校舍除了西南联大纪念馆内保存的一间铁皮屋外,其余都早已不存在。但西南联大的精神却超越了物质,超越了时空,已铸入在联大师生的生命里,融进到中华民族伟大精神当中而得到永生。

  70年后的今天,作为新世纪新时代的大学生,你们生在和平的年代里,坐在宽广舒适的广场或课室里。由于有丰富的营养和父母的关爱,你们长得比当年西南联大的学生要白得多、帅得多,衣服也很亮丽,但在白、帅和靓的背后,应是一颗高洁的心灵、一种强大的内心、一种对学术的敬畏和对真理的执着追求;而不应是平庸的精神,不应是矮化窄化的心灵,不应是对权力的膜拜与财富的贪迷。因为,你们是大学生,是中国大学生。大学不仅是一所学校,更是有精神、有境界,做大学问、成就大业的地方,是让生命脱胎换骨的铸造灵魂、养成信念的殿堂。

       今天,放眼世界,中国的崛起与民族的复兴,面临的挑战仍然十分严峻,我们正面临着一场持久的没有消烟的战争,这就需要一流的学问家、一流的企业家、一流的政治家和一流的军事家等一流的人才。这种人才的长成,既需要丰沛的物质力量和先进的教育体制机制,更需要个体的精神觉醒和内心强大。如今,我国大学的物质基础和办学条件已有很大改观,大学的体制机制也在不断创新与改进。现在最紧迫的是大学人精神境界和专业素养的整体提升,是内心的强大与从容自信。这也是你们大学四年最重要的功课。因为你们是中国知识分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是世界的文化人。文化的核心是精神,精神的核心是信仰。信仰就是核心价值观。所以,同学们要自觉继承伟大的抗战精神,自觉继承西南联大的精神,以此更好地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此告慰我们的前辈和先烈,以自己的新成长、新成就,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应有的贡献!

                                                                                                                                                                                                                                  

 

【标签:2015新生开学典礼
【点击:】  【审稿人:罗海鸥】  【编发:蔡珮恩
相关新闻:
热门图文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