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生活溢诗意 真情动人心
——符昆光诗歌研讨会专家学者发言摘登
来源:湛江晚报   作者/整理/卓朝兴     发布时间:2016-05-30 13:1
【字号: 】【纠错

原载:http://szb.gdzjdaily.com.cn/zjwb/html/2016-05/26/content_1974264.htm


符昆光在讲述自己的诗歌创作经历和感受。


  
宋立民


  
  
史习斌


墨心人


龚学敏


邵锋


郑小琼


程继龙


梁永利


殷鉴


陈通


向卫国


周筱静

摄影:湛江晚报记者 张锋锋

整理:湛江晚报记者 卓朝兴

编者按

品茗论诗兴致盎然,妙语连珠滔滔不绝。

前天上午,在赤坎召开的粤西诗歌现状暨符昆光诗歌研讨会上,专家学者们纷纷作了精彩发言。他们的观点整体上趋向一个共同点:生活中处处有诗歌的素材,只有做生活的有心人,才能“妙手偶得之”。诗歌只有来源于生活,才能展现它的魅力,焕发它的光彩。

专家学者们的研讨对象,虽然仅是一位诗歌创作者的作品,但他们的真知灼见,对于诗歌创作来说,具有普遍性的指导意义。为此,本报文化版摘登他们的精辟发言,以飨读者。

诗能陶情,诗能奋志。让我们齐齐努力,多向生活取经,多写精品佳作,将湛江本土的诗歌园地耕耘得更加生机勃勃,更加葱茏秀美!

张德明:文学博士,岭南师范学院人文学院教授,南方诗歌研究中心主任

●符昆光的诗是对生活中发光瞬间的精彩记录。诗人都是多情善思之人,当他驻足于流逝的时光之中,凝望着眼前变幻的风景,抑或直面现实人生时,心灵深处总会荡起层层的涟漪,这涟漪里正蕴含着诗的丰富因子,将这些因子抓取、打磨,并诉诸于语言文字,就有可能形成富有意味、感动人心的诗歌作品。符昆光就是这样的有心人。

宋立民:岭南师范学院人文学院教授

●他的诗值得阐释,让人有感想。他不是背棋谱背出来的“正规军”棋手,是自己在生活里摸出来、拈出来、“输”出来的棋手。他的棋谱留给有缘人看。并不是每一个诗人在符昆光这个年龄还能够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也不是随便哪位都可以随手写出这样的句子——如“乌篷船摇起的水波,一天比一天瘦”、“不知道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把一场雨,变成一场山崩地裂的雪”。

赵金钟:岭南师范学院人文学院教授、学报编辑部主任

●符昆光的诗常常能给我们一些惊喜,且时不时为我们打开一个别样的世界,一任其驳杂的诗情在充满着鲜活力量的语词中撕扯、滚打。

阎开振:文学博士,岭南师范学院人文学院教授,中文系主任

●符先生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无论是自然现象,还是人文景观,他都能够饱含深情地来观察、思考它们,并很快涉笔成诗,以此来寄托自己的“爱情”。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符昆光的诸多“爱情”之中,表达最多,也是最能动人心魄的还是他那无处不在的乡情。

墨心人:作家,网络时评人。著有长篇小说《本城公案》

●有人说符昆光的某些诗晦涩难懂,我想这是因为隔。对于一个成熟诗人来说,每一首诗基本都是根据以往阅历,从心而出有感而发的,不像初学者那般人云亦云。人云亦云是很好懂的。诗人某些诗难懂,是因为我们不了解那诗歌产生的情状语境,这是很私人的——譬如隔壁有声音传来,我们未必能根据那声音判断出什么来,这便是“难懂”的缘由。

殷鉴:岭南师范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

●符先生其实有很强的诗性思维,这让他的不少诗具有浓郁的诗的韵味。

史习斌:岭南师范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

●符昆光的诗当然不乏佳作,但我总体感觉,诗人的生命体验尚未完全打开,或者尚未完全敞开自己的心扉,心中最隐秘、最柔软的部分尚未或者尚不愿意触碰,而这些都是上等的诗的素材。

龚学敏:《星星》诗刊主编

●符昆光的诗歌清澈、干净,从他充满激情的抒写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生话的热爱和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湛江的眷恋。符昆光围绕生活与故土的诗歌,已经在诗质的层面找到了有效的写作方向。

郑小琼: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作品》杂志社编辑

●实际上当我拿到符昆光的书之后,我首先找的就是南方特色的诗歌,可能是因为写作《女工记》我去过很多乡村,对一些地方特色比较明显的作品十分感兴趣,因为每到一个地方,就要寻找这个地方的一些资料,而这个地方的作家的作品则为这个地方提供了一个窗口。

向卫国,广东石油化工学院文法学院副院长,南方诗歌研究所所长

●我对粤西的诗人相当了解,与符昆光的作品是第一次接触,《天堂风》明显比《暗香》高一个档次,我认为他是粤西诗坛的一匹黑马。

邵锋:湛江市社科联主席

●符昆光是个很勤奋的人,他的勤奋体现在写作很勤,不受其它事情影响,几乎是每天一首诗,两年内连续出了一本散文集、两本诗集。同时他也是个勤于思考的人,对生活中许多细微的事物都有心留意,通过思考发酵出诗情来,所以他的诗歌题材广泛,并充满哲理。

程继龙:文学博士,岭南师范学院人文学院讲师

●诗是什么,或者说他为何写诗?我忽然想到了“桃花源”一词,读他的诗集《暗香》《天堂风》,我认可了自己这一偶然的思想。

梁永利:湛江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湛江文学》执行主编

●阅读符昆光的诗作,我的直觉是,诗歌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已是他文学修持的必经之路,是他悲情背后涂抹不去的一丝难忘的色彩。写岁月的苍凉,写孤独的往事,写偶遇的怀想,写人生的拷问,这是符昆光诗作常见的主题。在这方面,他用诗来抒写人生的苦难,并将这笔苦难当成特殊的财富,这笔财富给他生命的意义提供多种可能。

陈通:《湛江日报》副总编辑,《湛江晚报》总编辑

●符昆光没读过中文系,没有接受过文学的系统训练,他的文艺理论是自个摸索的,他如何去寻找文学创作规律性的东西,他如何总结自个的创作,并加以提高,至今还是个谜。他是一个道不清说不明的人。

周筱静,美国太平洋大学文学院教授

●我是刚刚读到昆光的诗歌,我非常喜欢《守寡的村庄》,这首诗很棒。



【标签:随笔 评论
【点击:】    【编发:何梓莹
热门图文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