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道愉:漂洋过海而来的“小红帽”
来源:教科院   作者/莫学铙     发布时间:2016-11-27 21:47
【字号: 】【纠错

他和张雨生是校友,和周传雄同年,比周杰伦大一旬。他常头戴红色棒球帽,身躯不伟岸但行事坚毅,打扮朴素却不失优雅。他就是岭南师范学院教科院从台湾高校聘请的特殊教育专业教师——吴道愉。

吴道愉老师除了任教心理统计学、教育心理学、心理测量学、普通心理学导论和心理测量学等5门课程外,还担任了教科院15特教1班的班主任。班里的同学们将吴老师的红色帽子与《格林童话》中的小红帽联系起来,将吴老师亲切地称为“小红帽”老师。

出身军人家庭,做事信守承诺

“小红帽”老师出身于一个台湾军人家庭,住在台湾新北,父亲是陆军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简称联勤总部)中校。

作为一名陆军中校并不像电视上所描述的那样位高权重、腰缠万贯,而是薪水并不高,住得绝非豪华。军人父亲对吴老师从小就提出较高的课业要求,也要求他一丝不苟,信守承诺地做事情。

“我爸常跟我讲要努力读书,因为私立学校我们念不起。很多时候,我爸往往看重一件事情的态度和过程而不是结果。”吴老师说道。慢慢地,他一旦许下诺言就尽心尽力去遵守、完成,如果无法遵守、完成也马上坦白认错。

吴老师为小语班上心理统计学课时,有一位女生忘带作业了,于是那位女生在下第一节课后利用课间跑回宿舍拿作业来交。吴老师动容地说:“两个星期前我们说好了这个时候交作业,如果她完成了而真的忘记带了下次交也没问题。她匆忙跑回宿舍拿作业的态度值得赞扬和学习,作业完成得好不好是能力问题,按时交作业是态度问题。”

吴老师养成了一种重视态度和行动的“契约精神”。这种精神在他心目中就像“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的绿竹,“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它根深蒂固,不可磨灭。吴老师也用这种精神影响任教的学生。在他看来,“契约精神”是个人的重要原则之一,有了它我们就能掌握事情的分寸,就能取信于人,就能修炼内心。

结缘特教恩师,推荐大学兼教

吴老师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心理系,有幸成为台湾师大特教系创系主任—吴武典教授的研究助理。随后吴教授推荐吴老师到心理出版社从事翻译,出版书籍工作。在出版社工作期间又被台湾的空中大学教授推荐到空中大学兼任教职,开启其教学生涯,其后也曾担任过玄奘大学、嘉南药理科技大学的兼职教师。

“在出版社工作的时候,我也阅读过了不少心理学、教育学、学前教育等领域的书籍,视野开阔了很多,对很多事情也形成了一定的看法。”吴老师说,“所以,我觉得担任教职可以将我的心得思想传播给下一代。”

的确,吴老师曾在班会课上说,大学生不能只单纯地思考一个专业的知识,应该多接触一些陌生专业的知识,跨学科学习是很有必要的。一个大学生应该通过大量的通识教育来提升人文素养,这样才能慢慢地成为一个好老师。

于是吴老师在班会课上为同学们播放了《三傻大闹宝莱坞》、《卡特教头》、《地球上的星星》、《攻其不备》、《没问题三班》、《美味代价》等风格各异的电影。他还邀请学前教育专业的袁依琳老师为同学们上了一次美术课。大一的时候班里两位同学转了专业,吴老师也认为并不是坏事。他觉得那两位同学可以给其他专业的同学带去一些特殊教育的知识,这样特殊教育的观念能够更加普及。

鲁迅说“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在心理出版社工作好几年,阅读了不少“人类进步的阶梯”后吴老师积累了很多知识不甘默默忙碌于出版社,于是他前往大学任职。在吴老师看来,没能力努力学习提升自己,有能力积极行善帮助他人。

独自漂洋过海,关爱无微不至

“你们将来是要当老师的人。”吴老师总是苦口婆心地对同学们说这一句充满了无限期许的话。作为班主任的他,以身传教,教会同学们如何当好老师。

大一时,15特教1班的同学们排了个话剧参加新生才艺大赛,几乎天天都要排练。吴老师如果只要没课就都会静静地坐在一旁看同学们排练,一直陪伴到同学们排练结束。在初赛和决赛拥挤的人群中,也总会闪现一顶长情相伴的小红帽。

2015年12月,第七届广东省残运会在湛江举行。吴老师专程带了特教班里六位学生前往湛江奥体中心观赛,以帮助同学们更多地接触了了解特殊人群。

那一天,寒风凌冽,阴云密布,奥体中心外的海面上泛起层层涟漪,偶尔有几只飞鸟掠过,场馆内正在进行的是湛江1队和肇庆队的5人制盲人足球比赛。

同行的学生中有一位喜欢足球男生,站在寒风中如痴如醉地观赛,直到上半场战罢,他才发现戴着棒球帽外加大衣帽两顶帽子的班主任已站在他身旁半小时了。随后,还是女生细心地发现了班主任的不适,吴老师头痛了。原来吴老师在年轻的时候洗完澡后不等头发晾干就睡觉,后来落下脑袋遇风就头痛的毛病,所以无论寒暑他总要戴着帽子。当天寒风刺骨,但吴老师不想让那位男生孤独地看球,忍着头痛坚持与他并肩看球,小声聊球,言说特殊人群。他把每个学生都当作了自己的孩子,用深情的陪伴作最长情的告白。

15特教1班的同学们参加的教科院班际篮球赛,师综比赛等每一项班级比赛与活动,吴老师竟然一次也没有落下。

2016年7月,考完学期的最后一门科目,吴老师却还没有启程回台湾看望分别已久的妻儿,而是和特教班的同学们一起到雷州去“三下乡”。一下车就很热情地和校长说:“我的孩子来教育你的孩子,我把孩子放心地交到你的手上,你也把孩子放心地交给我的孩子教育。在这里还要麻烦校长照顾我的孩子了。”

吴老师孤身一人漂洋过海而来,他的身前是39个视为己出的孩子,他的身后是日夜思念的妻儿。尚未年过半百的他早已两鬓略白,或许是月光染白了思念,浅浅的台湾海峡有时候看起来是那么深那么远。面对这种情况,吴老师有遗憾吗?有。他常说与家人聚少离多,儿女正在读书的关键时刻却无法陪在他们身边。吴老师后悔吗?不。作为一名传道授业的教师,他来到大陆对学生们尽职尽责,毫无保留地为广东特教事业贡献力量。或许正如丘吉尔所说“我所能奉献的,只有热血、辛劳、汗水与眼泪。”吴老师就是这样一位敬业奉公,鞠躬尽瘁的老师。

独来独往、善良耿直,吴老师和古龙笔下的孤胆英雄有几分相像。他勇敢地来到大陆,呈现给港城的是一腔热血与干劲,奉献给岭师的是一片赤诚与责任,影响学生的是一种人格与心声。


吴道愉与新生合照

【标签:吴道愉
【点击:】  【审稿人:邓倩文】  【编发:蔡珮恩
相关新闻:
热门图文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