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海鸥书记在《新清华》上发表《“清华”一解》
来源:新清华   作者/罗海鸥     发布时间:2017-05-26 11:44
【字号: 】【纠错
编者按:学校党委书记罗海鸥继《北大校徽一解》发表在2014年11月15日北京大学校报上之后,这次又有《“清华”一解》发表在2017年5月19日的清华大学校报《新清华》上,这是罗海鸥以岭南学人的文化视域和岭师人的教育情怀,对中国最高学府校徽、校名所作的文化品读和精神阐释,极有价值和意义。现将全文转载如下,以飨广大师生。

从“清华”两字上,可以品味出清华的本质内涵和清华人的标准要求,甚至可以品味出什么是中国现代学术的根、文化的魂和大学教育的源。从本质上说,清华,是一种精神,一种信念,要想成为真正的清华人,需要靠个人终身修炼,需要将清华精神信念作为安身立命之本,转化为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
  在中国众多大学的校名中,我尤爱“清华”两字。尽管我不是清华人,但有浓浓的清华情结。到北京出差,只要时间许可总想到清华园走走,观品其独特的气象。至今,记不清去过清华多少次了。想去的原因,一是因为清华对近现代中国高等教育和学术发展的影响之深远,让人肃然起敬;二是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涂又光出身清华;三是中学语文教材中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已深植心底,西山紫气、荷塘月色,令人向往。最后,我们生活在复杂、浮躁和功利的时代,需要一种清纯、安静和崇高的心态,来对中国大学进行深层反思,以把握其文脉,推进一流大学建设。

“清华”,是“水木清华”的简称。东晋名士谢混《游西池》诗曰:“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宋书·隐逸传论》则言:“且严壑闲远,水石清华,虽复崇门八袭,高城万雉,莫不蓄壤开泉,髣髴林泽。”皆指园林(山)池沼(水)之景色清朗、秀丽、幽雅。水木清华,水清木华、木华水清,互为因果、相交辉映,寓意深远、令人回味。正如唐朝著名诗人张九龄所言:“清华两辉映,闲步亦窥临。”那景致和意境,即使身在远方也如临其境,深受感染。这是一种中国特有的山水文明,也是山水文明的最高境界。

清华大学前身是清华学堂,而清华学堂校园的前身,是皇家园林“清华园”。当年取园设校,保留园名。清华校园的景色,被工字厅楹联“槛外山光历春夏秋冬万千变幻都非凡境,窗外云影任东西南北去来澹荡洵是仙居”描绘得淋漓尽致,横批“水木淸华”则是点睛之笔。“春则繁花烂漫,夏则藤影荷声,秋则枫叶似火,冬则白雪苍松。”与清华同岁的季羡林这样称颂清华园,“清华园,永远占据着我的心灵。回忆起清华园,像回忆我的母亲”。朱镕基则为母校80周年写下了“水木清华,春风化雨,教我育我,终身不忘”的词句。这都表达了清华人的心声。王国维在《人月圆·梅》中写到“一声鹤唳,殷勤唤起,大地清华”。他这里讲的是自然的境界,也是他生命情绪的寄托。有境界,自有高格。我想,一声鹤唳之前,大地是寂静、安宁的。这正好对应大学生活的本质是寂寞、纯静的。大学人所从事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等都是纯仁的志业,需要沉潜玩索、甘于寂寞的独立自主精神和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自由宁静环境。现任校长邱勇上任后强调“在宁静中开创美好未来”,阐述过“清华”两字涵义。他指出,这里的“清”意味着纯洁、安详,“华”意味着茂盛、希望;先“清”后“华”,有“清”才有“华”。

把水木清华与大学的功能与使命联系起来,便可引申为环境与人才、风气与成就,引申为地灵人杰、人杰地灵。这样便从山水文明,上升到精神文明,进入到崇高庄严的大学人文境界。毫无疑问,清华校园是一流的;但更令人敬佩的还是清华人。在清华,人杰比地灵更被重视。老校长梅贻琦不仅重视地灵,在昆明西南联大时就有“回忆园中好风景,堂前古月照孤松”的佳句;而且更看重人杰,强调大师对办好大学的重要性。“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这就是他的治校理念。其实是继承了汉代太学的传统,汉代大儒董仲舒就强调“太学者,贤士之所关者,教化之本源也”。梅贻琦对清华用情专深,曾用“生斯长斯,吾爱吾庐”来描述他对清华的挚爱;几乎把他自己一生献给了清华的事业,可谓鞠躬尽瘁。这也是水清木华两辉映、地灵人杰相益彰的生动写照。

“清华”两字的涵义,从精神气象和文化品格上去解读,则更为丰富厚重。我认为,以下三点特别重要,不容忽视。

“独立自主,为国而学”的使命担当。清华作为中国最高学府,聚集了国内最优秀人才。其使命担当,自然是最厚重的。对此,陈寅恪在《吾国学术之现状及清华之职责》中有专述。他视“中国学术独立”为“吾民族精神上生死一大事”,而大学教师是其托命之人。陈先生强调,吾国大学之职责,在求本国学术之独立。即在知彼基础上,做出独具特色,足以与外界互相交流的新成就。而在这方面,“清华为全国所最属望,以谓大有可为之大学”。他在《中国近代学术与清华二十年》中还说:“自昔大师钜子,其关系于民族盛衰、学术兴废者,不仅在能承续先哲将坠之业,为其托命之人,而尤在能开拓学术之区宇,补前修所未逮。故其著作可以转移一时之风气,而示来者以轨则也。”清华理科奠基人叶企孙则提出:“没有自然科学的民族,决不能在现代立脚得住。”立志要为发展中国的自然科学作育英才。育人治学,以世界为范围,重在比较,绝不闭门造车;独立自主,甘于寂寞,只为国学,不在乎名利地位。这是清华的伟大传统。事实上,不论是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等国学院导师,还是叶企孙、钱三强、邓稼先等院士,都学问渊博、识力精到,性气和爽、志行高洁,奠定了“中西兼容、文理渗透、古今贯通”的基础与格调。他们的人品学识,早已成为中国近现代的学术标杆和道德象征,鼓舞和鞭策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学人。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精神。这八个字,出自《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梁启超1914年在清华演讲时说,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是清华要培养的学生的君子人格。前者,要求坚持不懈、进取向上;后者,要有宽阔的心胸气量。换言之,作为清华人,必须有人格尊严,一要耐得住清贫寂寞,经得起荣辱浮沉;二要一切都放得下,想得开。不论顺境逆境,都保持自身心灵的独立自由,都把人生每一个脚步走得坚定扎实。正如吴冠中所说,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即使天不降我大任,也要把属于自己的每一个脚印踏得深深的。梁启超说,清华的学生就应该照着“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做君子的人格,来改变我们的社会,来发展我们的文明。他演讲之后,这八个字就成为清华校训。这一校训精神,加上“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学术精神和“清新、活泼、民主、向上”的校风,不知滋养和造就了多少人才。

“建树风气,行胜于言”的务实品格。1941年,梅贻琦在《大学一解》中,充满文化自信,不用西方理论学说,而用中国传统人文经典《大学》的原理,即“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来总结清华办学三十年的经验。梅贻琦提出,大学要行新民之道,“一为大学生新民工作之准备,二为大学校对社会秩序与民族文化建树风气”。“建树风气”,说得太好了。建国后,蒋南翔校长也提出了不少建树风气的主张,如“争取健康地为祖国工作50年” 的人生目标、“双肩挑”的学生辅导员制度。大学必须求真务实,在坚守职能中来为社会服务,引领民族发展。作为清华人,其所作所为,要体现国家水平、民族尊严,要确立标杆、建树新风。其学问人生,应上晓星辰,下接地气,有品有学且有术的。大学之道“三纲领”中的“明明德”“新民”,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立德树人”。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最近讲的立校之本。 而“行胜于言”,通常被认为是清华大学的“校风”。清华园的日晷上就写着“行胜于言”。钱三强就说:“凡成就事业者,无一不脚踏实地,艰苦攀登。”费孝通一生以“脚踏实地,胸怀全局,志在富民,皓首不移”自勉。改革开放后,清华学生则及时发出了“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的时代号召。正是这种“建树风气,行胜于言”的务实品格,使清华学子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作出了杰出贡献,使清华成为中国高校的翘首。

总之,从“清华”两字上,可以品味出清华的本质内涵和清华人的标准要求,甚至可以品味出什么是中国现代学术的根、文化的魂和大学教育的源。从本质上说,清华,是一种精神,一种信念,要想成为真正的清华人,需要靠个人终身修炼,需要将清华精神信念作为安身立命之本,转化为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清华,是标杆,是梦想,是境界。用清华大学原党委书记陈希的话来说,清华是可以做梦的地方。我相信,今天,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进程中,清华定将认真体认和继承发扬自己的伟大传统和卓越精神,以一流人才、一流学术、一流风气的标准和要求,履行好淸华之所以为清华的伟大使命,赋予“清华”两字更加鲜活丰满的时代内涵!

文章连接:“清华”一解    北大校徽一解



【标签:清华大学
【点击:】    【编发:新闻中心
热门图文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