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师日志:3月16日 文学与传媒学院  易溶溶
2019/3/16  星期六  晴

  死亡与期限

  白色情人节上映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拖到今天,才有时间去看看这部台湾的文艺爱情片。

  影片开始都是轻松甜蜜的方向,男女主因孤独而相互陪伴。“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可以在雨天为我撑伞的人,而是一个能陪我一起淋雨一起吃冰的人。”那种对视而笑的幸福应该只有当事人才能懂。没经历过的单身汪自然是影院里笑得最灿烂的,尽管事先知道这是一场悲剧,但是无法控制。

  影片播了一个小时,我开始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俗套的狗血剧情,并没有影评中说的泪点。总觉得这是在无病呻吟。

  早已交织辉映着纸巾翻动声、啜泣声,我依旧格格不入。但是电影从男主视角转成女主视角讲述,原来Cream早已发现K的病情仍假装满足K的愿望:嫁给好男人时,我的泪水竟然毫无征兆地落下了。并没有任何感情的代入感,却哭得泪流满面。

  最感动的镜头是Cindy帮K拍摄生命最后的旅程作为和杨佑贤分手的条件。摄影展的主题就是“死亡与期限”。我觉得这也是这部电影给予我最大的思考点。当面对死亡时,你会对你爱的人大胆地说出你心中的话吗?无疑,男主K是懦弱的,打着爱女主的旗号,安排她的爱情。Cindy也说过:“你可以把这个事实说出来,她比你想象中的坚强。”死亡真的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特别是两个曾经在黑暗中的人,相互靠近后,汲取对方怀抱的温暖后,又短暂地让他们回到孤独的起点。我真的难以详细地描述那种感受。

  我记得早晨时奶奶起早磨豆浆的咿呀声,我记得黄昏时分奶奶声声呼唤我回家的情景,我记得夏夜中奶奶乘凉时的大葵扇……太多太多的陪伴,回溯梦境,是虚空吧。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却深刻地让我体会能停留的时光并不多。任何约定都是有期限,留不住若是强留,便违反生命的自然。我还是努力地让自己不那么孤独,遵守你的约定。生命到了尽头,也揭开了女主为什么叫男主“K”的原因。因为“K”和“Cream”都是k的发音,我不想你那么孤独,所以我叫你“K”。

  “人一旦习惯孤独,才是比悲伤更悲伤的事。”我在思考,这真的是最悲伤的事吗?但我却不认同这个观点。孤独并不可怕,人都是需要自己孑然一人的时候,这是人与人交往中所需的距离感。我希望拥有适度的孤独。我可以静静地沉浸在自己的空间里,思索一些生活的困惑。我最担心的悲伤,是明明是两个人,你却让我感受到孤独的寒冷。两个在一起的人,没有因为对方的陪伴,反而习惯了孤独,这才是生命中比悲伤更悲伤的事,也是死亡后留下最遗憾的事。

  有一种悲伤,曾短暂地停留在我心中。我希望死亡前,不再后悔孤独,不再感慨生命的渺小!

【点击:159
【作者/易溶溶 文学与传媒学院 学生】
    
热门图文
热门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