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师日志:4月23日 文学与传媒学院  龙宇基
2019/4/23  星期二  晴

  夜里,做了个梦,梦见一双大手,一双粗糙、满是老茧的大手。我又想起了那双大手,在我伤心时,轻轻地拭去我眼窝里的泪水的那双大手;在我高兴时,轻按在我的脑袋上,揉着我的黑发的那双大手;在我做噩梦是,温柔地抚摸我的后背的那双大手……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轻易哭泣,也不爱笑了,更不会因做噩梦而害怕了,是什么时候起,我忘了那双大手,忘了那双大手的主人,忘了与那双大手的主人的点点滴滴。

  一夜无眠,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那双大手不断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一声鸡鸣报晓,窗外泛起了亮光,我仍然记不起那双大手的主人,断断续续的回忆,令我痛苦无比,于是,我决定去寻找他,寻找淡忘在我记忆之海里的他。

  我翻出藏在杂物室里的铁盒子,尘封已久的它早已锈迹斑斑了,它经受着时间的考验,装满了被我忘却的童年。时光飞逝,旧梦不再。

  我抹去铁盒子上的积尘,从里面掏出一把量尺,看到它,被遗忘的记忆又重现在我眼前。量尺是大伯以前工作用的,后来他有了一把新的,这吧旧的就成了我的玩具。我每隔段时间就用它来测一下身高,当发现自己高了一点,就跑到他身边说:“我长高啦,长高啦。”而他每次都揉着我的头发,笑呵呵地说:“嗯嗯!长高好,平日得要多吃点,快高长大,以后不仅比我高,还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我终于比记忆中的他高了,但是我寻不到他了,我忘了,忘了他是谁?

  我又从里面掏出几张卷子,一张数学的,满分,另外几张都是语文和英语,都是不及格的。我耳边响起了他的声音,沙哑又雄浑,“学好数学,以后就不用像咱这种粗老三,每天三四点起来干活,可累的;语文呐,这可是咱们国家的母语,丢啥子也不能丢这个,不然日后出去,人家笑话你!还有英语,咱不懂这个,但娃子你不是说要带咱去看那个什么母院吗?不好好学,以后怎么带咱去看看?”我仿佛看到了他那时的眼角里的泪光,忽然间,我的眼眶也湿了,我有些明白他的感受了,体会到属于他那个年代的悲哀。可是我网络,忘了他在哪?

  残缺的高达模型、粗制的象棋、被翻烂的《老夫子》……一样又一样东西被我从盒子里掏出来,昔日的记忆一幕幕地浮现,我想起他的严厉,时而的固执,时而的暴躁,他对我的爱,他那苍白的头发,他那坚挺的背影……

  但我还是忘了他,忘了他的面孔,记忆拼图里的最后一块,我寻不到,我记不起他的面孔,那双大手的主人的面孔。

  突然间,屋外吹过一阵风,“叮!叮!”挂在窗檐上的风铃响了,我看了过去,头像是被猛的一击,我抓起放在床上的外套,飞奔到车站,最终,我气喘吁吁地来到了一片土地,这时,阳光透过枝叶,照在我的脸上,泪珠散发着光芒,

  我扑到在地,抚摸着墓碑,泪流不止。我寻回了他,他就在这片土地里沉眠。

  “爷爷,我想你了。”

【点击:82
【作者/龙宇基 文学与传媒学院 】
    
热门图文
热门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