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师日志:4月26日 文学与传媒学院  朱楚茵
2019/4/26  星期五  晴

  娱乐至上,是好是坏?

  最近,一则新闻引起了广泛讨论。以“致敬影响中国社会发展的人”为主题的中国新闻周刊年度人物封面出炉,今年夏天刚刚出道的火箭少女女团成员杨超越登上封面,与其同框的有刘国梁、单霁翔、文牧野等17人。此则新闻一出,舆论哗然。主办方对她的颁奖词是:“这个年轻女孩身上折射出一个时代普通人的奇迹与梦想。“这不禁令人深思,目前社会娱乐至上的风气越来越严重,这个刚刚出道的年轻女孩凭的是什么获得这个奖项?我想,起码不应该是靠贩卖普通人的梦想而一步登天,我想,不应该向下一代传播只要长得好看就可以不劳而获的观念。

  《娱乐至死》中有写道:“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我想,这句话已经应验了。中国新闻周刊年度人物,这么一个有分量的大奖,如果没有流量明星的存在,国人甚至不知道这个奖的存在,更不知道其余17个人对国家作出了怎样大的贡献。他们都是在各自的领域上默默付出几十年,对国家做出了成绩和贡献,才能被评上这个奖,但却要依靠一个流量明星才能夺得热度。仔细想想,娱乐至上,是多么的悲哀啊!不仅是我们每个人的悲哀,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

  娱乐,"娱"在古代又通"悟",娱就是在领悟过后的一种情绪,"乐"在甲骨文中是"成熟的麦子"的意思。所以娱乐是"领悟之后的感受和成熟之后的喜悦"。文化、技术都在把我们推向娱乐这一面,娱乐应该是积极而正面的,而不是目前的娱乐至死的风气。更可悲的是,某些流量明星的片酬高达一个亿,他们的薪酬底线却是科学家们的天花板。越来越多的人都觉得一心一意搞科研的人赚不了钱,立不了足,自媒体的发展造就了一批批虚有其表的所谓的“网红”,给我们的下一代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有新闻报导采访一批小学生他们的理想是什么,竟有八成人回答说:“我的梦想就是想当网红。”如果所有人都想着整容做网红,没有人愿意踏踏实实地去工作,更没有人想去从事警察、科学家、老师这类清贫却必不可少的工作……一个社会,不应该只充斥着浮躁的欲望。

  这个娱乐至上的时代到底将会是最坏的时代,但相信这将是最好的开始。没有人可以给出最确切的答案,在多元化的万花筒里,只希望最好的不要消失,最坏的不要泛滥。

【点击:52
【作者/朱楚茵 文学与传媒学院 学生】
    
热门图文
热门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