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师日志:4月29日 文学与传媒学院  陈海霞
2019/4/29  星期一  晴

  读《白鹿原》有感

  我个人认为,《白鹿原》是一本很有味道的一本书,它就像一杯茶,越品越有味。《白鹿原》是陈忠实的代表作,讲述了在白鹿村里白家和鹿家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

  这本长篇小说的主人公是白嘉轩。他以德报怨,仁爱忠义,体现在黑娃把他的腰打断了,但是在黑娃被抓入狱的时候,他让白孝文放了他。他秉持原则,坚持家法,在知道孝文和田小娥有私情后,对孝文实行家法,最后还分了家。他勤劳节约,遇事镇定,有主见,他有着广大农民朴实的品质,就是勤劳和不怕吃苦。在很多事情上,他都淡然置之,不随众人,持有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也是受封建主义思想的毒害者。他愚昧,孝义无法生育,他便安排了一出“借兔娃生子”的荒唐事,为孝义留下了后代,这就体现了他的愚昧可笑。他思想迂腐,他不认同黑娃和田小娥是夫妻,不让他们入族谱,就因为田小娥是之前是别人的小老婆。

  在《白鹿原》里有两个不是主角的人物,却引起了我深深的思索和对她们的同情。

  第一个人物就是仙草,就是白嘉轩的老婆。仙草是白家的功臣,因为她是白嘉轩的第七任老婆,还为他生下了三儿一女。虽然在小说中仙草的描写笔墨不多,但是在她那得瘟疫快死亡那段深深触动了我的心灵。仙草温柔贤惠,为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劳累了一生,不喊苦,不喊累。她得知自己的生命要结束时,她还是克服自己身体的不适为白嘉轩做了最后的几顿饭。在白家的人员都躲瘟疫的时候,她却选择留下来陪着白嘉轩。我还记得她说过这样一句话,是:“要是屋里非走一个人不可,只有走我好。”她愿意为了这个家牺牲自己的一切。仙草虽然是小说里的配角,但是塑造的人物形象却能够抓住读者的内心。

  田小娥就是我要讲的第二个人物。也许很多人看完《白鹿原》,都觉得田小娥是一个淫荡的坏女人,而我是持中肯态度的,我同情田小娥。我觉得田小娥会变成被白鹿村唾弃的坏女人,不全都是她个人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旧社会环境的影响,她一开始就被父母卖给年龄大的举人,并且受到了正室的欺负,所以她才会勾引黑娃,寻求慰藉和自由。所以她会有这样违背伦理的行为不单方面是她的原因。第二个原因是当时的宗族制度的腐朽,田小娥根黑娃回到白鹿村,但是受到人们的指指点点,家族的族谱都不认可他们,才导致了黑娃和田小娥去了村郊外住,为田小娥以后的行为做了铺垫。第三个原因是当时夫权为大,黑娃逃亡离开了田小娥,田小娥一个女人没有经济来源,鹿子霖出现能为她带来经济来源,所以她心甘情愿与他有私情。第四个原因是田小娥思想过于简单,她听信鹿子霖的话以为勾搭白孝文就能撒自己被白嘉轩宗法惩罚的气,所以才会和与白孝文产生私情。所以田小娥被大家唾弃谩骂,以至于死后都不被人们提起。

  《白鹿原》不仅是一本书,也是一个时代不断演变的传声筒。

【点击:76
【作者/陈海霞 文学与传媒学院 学生】
    
热门图文
热门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