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师日志:5月5日 文学与传媒学院  卢思思
2019/5/5  星期日  晴

  早熟的孩子

  孩子的形象多被定义为天真烂漫、可爱无邪、好奇心与探索欲强。在我看到《何以为家》电影海报时,上面小男孩纯真的笑容,让我更加认同以上对于孩子形象的描述。

  直到我真正把整部电影看完,我才知道,那个微笑是小男孩屈指可数的微笑中,最好看的一个。“笑一笑,这是给你拍身份证,而不是死亡证”,在摄影师的解释下,这个与苦难相伴的小大人,终于可以像小孩一样笑得轻松不拘谨。

  年仅十二岁的男孩赞恩没有在学校上学,靠为当地杂货商送货、在街头卖果汁等方式赚钱。他在发现妹妹裤子上有血后,便知道妹妹是初次来月经。他知道父母会把来这样的女孩嫁出去,就带她到卫生间去清洗内裤,并脱下上衣给妹妹垫着,企图瞒过父母锐利的眼睛。在没有合格身份的拉希尔入狱之后,他精心照顾着她的儿子,用世俗圆滑的话去食品救济站领取奶粉、尿布等,自制饮料销售,还卖废铜废铁。他能赚到些许的钱,也为此遭遇街头痞子的戏耍、人们的嘲笑和驱赶。他在狱中得知母亲要生下一个小孩,并想以死去妹妹萨哈的名字来命名婴儿,便把父母告上法庭,发出对大人的控诉:“我希望无力抚养孩子的人别再生了”。

  他与社会过早地接触,比国内同龄人更加深刻地感知冷暖,懂得照顾比他年纪要小的孩子,会想办法不让自己饿死。他十二岁的身躯里装着的早已不是同龄的灵魂了,我把它称之为早熟。人们常常称赞早熟的孩子懂事,并以此作为自家孩子的榜样。固然早熟的孩子令人欣慰,可我也为其遭遇感到痛心不已。试问有哪个孩子自发地变得成熟?或是迫于父母的严苛教育,或是迫于生长环境的恶劣。不可阻挡的强大压力,驱使这些孩子放弃童年的美好欢乐,甚至是基本的教育,选择步入社会,像大人一样为生活奔波,照顾幼儿,尊重老者。

  影片中的赞恩显然属于后者,他在起诉中说道:“我只记得暴力、污辱和殴打,链子、管子和皮带。我听过最温柔的话就是‘滚,婊子的儿子’、‘滚,你这垃圾’。生活是一堆狗屎,不比我的鞋值钱。我住在这里的地狱,像一堆腐烂的肉。生活像一个婊子,我以为我们能做好人,被所有人爱,但上帝不希望我们这样,他宁愿我们做洗碗工。”

  字字句句都戳中我的软处,尤其是在影院那种氛围下,我看着他用稚嫩的声音,平缓的语速、坚忍的眼神,把这些深沉的话说出时,我的内心百感交集,泪水悄然划过脸颊。

  原来,他也是一个平凡的孩子,想要的不过是被爱。简单的情感,却成了他的奢望。他的早熟,也许是为应对这样的生活所准备。那种黑暗的环境,也许是我们这些生活在幸福中的孩子,难以想象的。若是没有切身的体会,孩子怎会以成人的口吻说话。

  早熟的孩子,会让人们省心,可我还是希望,孩子能保持该有的童真,不用伪装成大人的模样,去保护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我愿还在遭受苦难的孩子,能得到爱的呵护;我愿世界能少些灾难,让每个孩子都有一个温暖的家。

【点击:67
【作者/卢思思 文学与传媒学院 学生】
    
热门图文
热门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