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师日志:5月17日 文学与传媒学院  陈少君
2019/5/17  星期五  晴

  我们终将独自长大

  时间像一层雾,渐渐把往事蒙蔽起来,一层又一层,直到有一天,有人拿着一把火把,魔法师一般,倏地驱散了雾,照亮了你的过往。这时,你透过光亮的火把,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既惊喜又陌生,不禁会问,这真的是我吗?

  小陈同学跟我同学三年,可是像是上天有意安排一样,我们一直都是隔壁班,或许,也正是这样的距离才让我们友谊延续至今。能够想起往事,也是因为小陈同学最近发的推文,当看到他写的关于我们的过往时,有些惊喜,有些陌生。他在推文里写到:“她是一个那么乐观的女生,一个高烧39度还让我给她带零食的贪吃鬼。”我记不得我还有过这样的时候,我其实不乐观,只是爱笑,尤其爱大笑;我其实也不贪吃,只是高烧时,需要有人安慰,有人陪伴。

  我们从来不问对方我们是不是朋友,也不问对方在心里的位置。这样的关系,让我们相处的很轻松。仍记得,你我相识于文学社,同为社干的我们,为文学社到我们这一届而衰退感到心酸,看到上一届社长用心给我们写的明信片时,心里总有些许不安。然而,我们的三年青春也就在这不安与茫然中悄然而逝。

  我们在隔壁班,可是却也很少见面,因为各自都有做不完的作业试卷,刷不完的题,复习不完的知识,但我们总是能相遇考场,战场逢友便是敌,但我们都心照不宣。考试结束后,我们总是会到博学广场,坐在古典风格的长椅上,望着学海旁的柳树,在夕阳下摇曳身姿,路过的学生有的喜欢用手去撩动柳树的腰肢,此时我们总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马行空,无话不说。有时讲到学习成绩时,你总是笑着说,成绩很不稳定,起起伏伏。其实我知道,这其中有多少的无助,不安,焦虑。

  直到高考成绩出来后,你在微信上跟我说,考的不好,但是也算满意了。就这样,我们领着不同的通知书,奔赴不同的城市,开始了自己的新航程。上了大学后,有一次我们在微信上聊天,你说,当时我们认为过不去的坎,感觉天要塌下来的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所以我们往后遇到觉得过不去的事情时,一定一定要把它交给时间。

  有一次,收到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同学的微信,她说,我今天回去寒招时,看到了你的好朋友小陈同学。看到这个信息,我有些错愕,我们是好朋友吗?我不知道,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问过对方在自己心里的位置。可是转瞬间,释怀了,何必去纠结这些呢?

  有一些人一些事,会帮我们记得,我们是好朋友。你看,博学广场的长椅它记得,摇曳的柳树它记得,金色的夕阳它记得,时光会记得。

  尽管,我们终将独自长大。

【点击:41
【作者/陈少君 文学与传媒学院 学生】
    
热门图文
热门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