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师日志:5月21日 文学与传媒学院  肖淼
2019/5/21  星期二  阴

  某日有感

  清明假期,我去了南宁,南宁有一个古村落,我与同伴抱着游玩之心前往,可是这一个地方却并没有带给我十分美好的体验 。

  古村落很美,古色古香的小桥、流水,飞檐挂角的青瓦房,带着年代气息与青苔的石板路,每一步似乎都踏在历史的斑驳之上,花与人,瓦与青苔,一切似乎都是最美好的样子。

  可是,当我们走过弯弯曲曲的小径,来到了整个村落的一个小角上时,这里有一个隔离开来的娱乐天地,里面是各式娱乐设施,海盗船、鬼屋,应有尽有,不时传来嬉戏声与尖叫声,与隔壁的古村落格格不入,再往里走一些,是“萌宠乐园”,简陋的海报上画着羊驼与踩着皮球的狗熊。

  尚未踏入,我们便闻到了阵阵异味,走入,是一个小小的简陋的舞台,舞台的帘幕后有暗暗的影子摇动,不时传来几声犀利的惨叫,我这才知道,原来在外头听到的叫声既来源于此。

  一路走入,沿道是一些大大小小的铁笼子,里面关着各种动物。五只土拨鼠颤颤巍巍地躲在笼子的角落,背部的皮毛已然秃了一大块,露出粉红的皮肤;小浣熊疲惫地趴在架子上,任由几个熊孩子在外面朝它大笑,纹丝不动;一位阿姨用水管随意喷射着哈巴狗的笼子;稍大一点的圈中关了一只鸵鸟与鸸鹋,鸸鹋时不时焦躁地随着圈外的人群奔走,引来家长的谩骂,生怕误伤孩子;羊驼与骆驼冷眼旁观,安静地咀嚼饲料;鸟笼中一只善于学舌的鹦鹉引来游客的偏爱,纷纷将手中的瓜子投喂……

  不到一百平方米的地方,关押了数十种动物,不少动物混杂着关押在同一个笼子中,异味充斥,污水横行,嬉笑声与谩骂声交杂,我很意外,也很惊讶。我记得离这不远,地铁再坐五六站的地方就有一个市动物园,为何还有那么多人还挤在这里,一个很明显卫生与服务都并不达标的地方呢?诚然这里的门票确实便宜,学生价四十多便可以畅游全园,免费玩所有的娱乐设施,不过以这里鲜少的人群与低廉的票价明显是难以承担园内设施的修缮,更不提照顾好这些动物了。

  我在这里看见了飞舞的苍蝇,看见土拨鼠伤痕累累的肌肤,我看见鸵鸟脚上那沉重的脚链,也看到鸸鹋稀疏的羽毛,我看见欢笑的人群,看见打闹的孩子,我看见了很多很多,可是我感觉到的唯有沉痛。我们总是呼吁着保护动物,取消马戏,我们在《海豚湾》中不齿着日本的残忍,为一个大型动物园中小熊猫吃了无法消化的硬竹子打抱不平,可是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在我们的很多地方还存在着更多更多的残忍。

  我知道动物园是无法被取缔的,我知道让孩子们了解动物,观察动物是很有必要的,可是我们可不可以选择正规一点的动物园,这个挂着“古村落”招牌的动物乐园并无法带给孩子们完美的体验,这种简陋的,不正规的地方就应该被取缔。我希望当孩子们以后想起土拨鼠,是那种机灵的,敏捷的,而不是这些毛发脱落,萎缩在笼子中的;我希望当他们想起鸵鸟,是高大的,奔跑起来能日行千里的,而不是这些只能在笼子中缓慢踱步的……

  离开的时候,正值那舞台闪耀,震耳的音乐声下传来阵阵悲吼,我不敢去看,不忍再去听,我不知道我能够为此做些什么。这一日在我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也给我带来无尽的思考……

【点击:40
【作者/肖淼 文学与传媒学院 学生】
    
热门图文
热门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