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师日志:5月21日 文学与传媒学院  梁增佩
2019/5/21  星期二  晴

  感恩·回报

  犹记得,我第一天上学的清晨,延绵不绝的哭声响彻云霄。我哭喊着不肯去学校,这时隔壁巷子里也传来相似的哭声,听起来像二重奏。妈妈挑眉,缓缓开口:“你看你,有条件上学还这么不乐意,阿珏是你翠婶在路边捡来的,哪有机会读书啊?”

  哭是没有用的,我还是要背着书包上学,阿珏还是要乖乖留在翠婶家。

  第二天,乡间的清晨只剩鸟叫和鸡啼。由于对“被遗弃”一事心有芥蒂,我早早地起床,收拾好书包在一旁等候。门外有两个身影越来越近,是翠婶,以及穿着校服的阿珏。妈妈正欲发问,眼光却在察觉到翠婶光溜溜的手腕上时定住了,翠婶把手往回缩了缩,小声地说:“我这玉镯子带手上也是浪费,不如卖了给阿珏读书更好。”说着便弯下腰,摸了摸我的头,叮嘱道:“以后和我家阿珏一起去上学好不好?”

  阿珏不太爱说话,成天就知道学习,课间也是一个人发呆,总是盯着脖颈上的玉佩出神。我忍不住发问:“你是在想你的亲生父母吗?”她不言语,过了一会儿,靠近来对我说:“你知道哪里可以卖玉器吗?”我一时懵了,摇了摇头。

  傍晚时分,我坐在门前的石头上看书,翠婶风风火火跑过来,询问我阿珏的踪迹。不久,便听见隔壁巷子吵吵闹闹的,夹杂着阿珏的哭声。我连忙跑过去想看个究竟,一个穿着讲究的年轻女人拽着阿珏往车上走,阿珏抱着翠婶不肯放手,翠婶则拿着手帕在抹眼泪。

  后来,哭声渐渐在风中止住了。后来,陪我一起上学的人还是阿珏。不过,最后我们还是走散了。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她趁着夜深人静,背起所有行囊,不作任何告别,悄悄地离开了翠婶家,然后回到她的家,她亲生父母的家。得知真相的翠婶自然是哭的死去活来,邻居也时常在茶余饭后提起这段往事,对阿珏这个白眼狼口诛笔伐。翠婶辛辛苦苦一手养大的女儿就这么走了,整日闷闷不乐的,与当初终日奔波于各户人家借钱供女儿读书的干劲判若两人。但生活还是要波澜不惊地过下去,但翠婶家里每月多了一张匿名的汇款单。

  我总觉得汇钱的人是阿珏,可又没有证据。当我渐渐淡忘这件事,阿珏又出现了,这一次不是在我家门口,是我学校门口。她把一堆补品塞到我手里,眼神交汇之间,我懂了,她是让我拿给翠婶。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叫住了她。

  “你还会回翠婶家吗?”

  “一定会,等我能赚好多钱。那里,才是我的家… …”

【点击:50
【作者/梁增佩 文学与传媒学院 学生】
    
热门图文
热门日志